专访:美激进货币政策对新兴经济体造成破坏性影响――访马来西亚经济学家李兴裕

   专访:美激进货币政策对新兴经济体造成破坏性影响――访马来西亚经济学家李兴裕

  

  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日前接受

  李兴裕指出,新兴经济体不得不应对美国高利率和强势美元带来的负面溢出效应。这些影响往往是破坏性的,包括利差导致资本从新兴市场回流美国、债务负担加重、进口成本上升、本国货币贬值、全球金融状况紧缩等。

  李兴裕说,20世纪80年代初,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通过持续激进加息控制通胀,导致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金融危机风险急剧上升。90年代中期,时任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也曾通过加息控制通胀,对脆弱的新兴市场造成巨大负面溢出效应。

  李兴裕表示,美联储加息对外汇储备水平低、外债尤其是短期债务偏高的新兴经济体造成的伤害更大。

  李兴裕说:“马来西亚经济也不免受到美国高利率和强势美元带来的负面溢出效应影响。马来西亚货币林吉特贬值增加了进口成本,马来西亚企业需要支付更多进口费用,从而导致利润率降低。如果2023年全球经济放缓,需求减少,还会导致马来西亚出口下降。”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央行)已部署国际储备,减缓资本大量外流,防止林吉特汇率波动过大伤害马来西亚经济和企业。马来西亚还采取灵活汇率机制,让林吉特能够针对双向资本流动进行调适。”李兴裕说。